当前位置: 首页 > 万艾可伟哥 > 国产伟哥大降价2元一片白云山的金戈还能“硬”下去吗?

国产伟哥大降价2元一片白云山的金戈还能“硬”下去吗?


/ 2020-08-27

  若干年前,一份消费市场价值排序刷屏网络,“男性的消费价值不如狗”观点一出,顿时引起广泛争议。

  例如,白云山2019年年报显示,金戈(国产伟哥)的毛利率高达90.65%。假设卖100元的金戈,白云山的毛利数额有90.65元(即100元乘以毛利率90.65%)。

  人们熟知的伟哥,是西地那非,最早由美国药企辉瑞制药研制,并于1998年以商品名Viagra(伟哥)上市,2000年后进入中国市场。

  “国产伟哥”的发展历程则比较曲折,国内药企多次与辉瑞制药博弈,最后因专利原因苦苦等待了十几年。2014年,白云山推出首款“国产伟哥”仿制药--金戈。之后,常山药业、广生堂等药企相继布局。

  值得关注的是,近日,在第三批药品集中采购后,伟哥市场出现“巨震”。齐鲁制药的“国产伟哥”价格降幅超90%,均价为2.0817元/片,白云山的金戈和辉瑞制药的万艾可却未中标。

  随着国产伟哥价格大幅下降,有股民提问,在未中标背景下,白云山的金戈还能“硬”下去吗?目前,市场出现了分歧。

  有财经媒体观点称,白云山的金戈主要通过零售端销售,且伟哥在公立医院销售数额较少,白云山不中标并非意味着利空。但另有观点称,由于销售均价高于同行,在“国产伟哥”大幅降价后,金戈面临着一定竞争压力。

  8月20日,全国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开标。这一次带量采购共涉及56个品种、86个品格。

  据媒体报道,西地那非(伟哥)的竞标企业包括辉瑞制药、白云山、齐鲁制药、亚邦爱普森四家企业,最终中标的是齐鲁制药,药企则出局。数据显示,齐鲁制药的“国产伟哥”(西地那非)报出了24.98元/盒,按照每盒12片计算,均价为2.0817元/片。

  一方面,如果不中标则意味着没市场。特别是对于一些药企新推出来的药品,由于进入医院的过程复杂,需要通过医院内部开会过审,时间在3-6个月,不确定性大。而一旦确定集采中标,进入中标城市的医院就很方便。

  值得关注的是,齐鲁制药的“国产伟哥”于今年8月17日才获批上市,相比白云山、辉瑞制药,齐鲁制药只能算个“新手”。为了生存,齐鲁制药需要中标。

  另一方面,中标了也会导致利润下降。例如,齐鲁制药的“国产伟哥”报出均价2.0817元/片,价格下降幅度超90%。不难理解,大幅降价后势必造成差价空间收窄,从而影响企业利润。

  也许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白云山不选择大幅降价呢?与齐鲁制药不同的是,白云山的金戈主要销售渠道在零售药店,第三部分将详细描述。

  上世纪90年代,辉瑞制药的科研人员在进行实验中,意外地发现西地那非治疗男性勃起障碍症(俗称:)更佳。经过数次临床测试后,辉瑞制药成功将万艾可(伟哥)推向市场。

  1999年底,国内17家制药企向国家药监局申报生产伟哥,但在争议下,监管部门于当年年底发文要求对伟哥的开发研究和生产销售按药品管理,并停止受理新申报。

  步入2000年后,辉瑞制药的万艾可获准进入中国上市。国内药企却“急”了,提出诉求,要求国家药监局尽快批准国产药品上市,并且不要批准万艾可在中国申请专利。紧接着,国内药企开始投入大量资金做临床实验。

  不过,正当药企雄心勃勃发展伟哥计划时,万艾可专利申请有可能获批的消息传出,又让国内药企紧张起来。

  2002年9月份,辉瑞和“伟哥联盟”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复审委直接对簿公堂。两年后,复审委以“专利公开不充分”为由裁定辉瑞伟哥专利无效。“伟哥联盟”顿时欢呼。

  但辉瑞制药并没有放弃,随后将一纸诉状告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到了2006年6月,在与国内药企经历5年博弈后,辉瑞制药胜诉。

  2014年7月,辉瑞制药的万艾可专利保护到期。而就在这一年,白云山推出金戈,首款国产伟哥终于出现。之后,常山药业、广生堂等药企相继布局。

  顺便一提,万艾可是原研药,金戈是仿制药。原研药与仿制药的区别在于后者存在有杂质、纯度不高的问题,甚至还有副作用。在网上,有使用者反映存在胃反酸、胀气打嗝的现象。

  2015年金戈销售量为1495 万片。到了2019年,金戈销售量为6175.935万片。在5年时间里,金戈的销量翻了近4.1倍。

  另据白云山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毛利率高达90.65%,位列各项产品第一。假设卖100元的金戈,白云山的毛利数额有90.65元(即100元乘以毛利率90.65%)。

  米内网数据显示,2018年,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伟哥)在中国公立医院和城市零售药店的销售额分别为1.14亿元人民币和22.07亿元人民币。从数据不难发现,伟哥的主要售卖渠道在零售药店,公立医院只占小部分。

  东吴证券曾于2017年发布研报称,“金戈主要在于零售端铺货进度...根据辉瑞 2013 年年报披露,伟哥终端零售端占伟哥销售额比重高达86%,终端零售方面布局深入的白云山具有先天的渠道优势。 ”

  对此,有财经媒体观点称,白云山的金戈主要通过零售端销售,且伟哥在公立医院销售数额较少,白云山不中标并非意味着利空。

  在淘宝上,阿里大药房金戈标价为199元一盒,按照一盒3片计算,即均价66.33元。这意味着,伟哥金戈的价格是齐鲁制药的“国产伟哥”中标价格(2.0817元/片)的33倍。

  我们还了解到,常山药业(上市公司)、江苏亚邦爱普森药业(非上市公司)也在销售伟哥产品。另外,广生堂(上市公司)于去年7月月末向国家药监局递交了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注册申请。

  2018年5月,常山药业获准生产万业强(伟哥)。在半年时间内,万业强对常山药业贡献了1233.13万元销售收入,占2018年总营收比例为0.75%。在2019年年报中,常山药业称,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万业强)工艺改进申请获得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

  在淘宝上,万业强销售价格在65元-73元一盒,销售均价在十几元/片左右,最低价格还有卖到均价14元/片的,明显低于金戈销售均价。

  江苏亚邦爱普森药业虽然未上市,在网上也能看到该药企销售的伟哥产品--万菲乐。万菲乐的销售价格在198元一盒至540元一盒,销售均价在19.8元/片至54元/片左右,也低于金戈销售均价。

  在“国产伟哥”大幅降价后,男性使用者可能会增加。但对于生产伟哥的药企而言,价格和产品质量或将成为赢得这场竞赛的砝码。金戈能否继续维持高增长呢?我们将继续保持关注!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