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万艾可伟哥 > 外资药企集体“”退出带量采购

外资药企集体“”退出带量采购


/ 2020-08-22

  上午9点,阿斯利康、罗氏、辉瑞、诺华、默沙东这些江湖上数得上名号的外资医药企业都来了,与国内企业130多家制药企业一起,参加了一场名为“第三批药品带量采购”的培训会。

  当天每家企业只允许1个人进会场,国家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派专人,向这些企业仔细宣读了将要在8月20日举行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读了约1个小时。

  然后,联采办开设了5个咨询台,每个咨询台安排了三四名工作人员。各家企业按编号上台咨询,大家问的很详细,联采办回答的也很详细。

  默克雪兰诺公司的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片,国家规定每片最高只能报价3毛4,但默克报出的价格是1.401元。

  辉瑞的原研药“伟哥”万艾可,国家规定50mg的最高报价每片不超过48.19元,辉瑞报价是58.73元。

  阿斯利康的原研药喹硫平,200mg规格的国家规定最高报价每片不超过2.3166元,阿斯利康报价是7.078元。

  中美史克、礼来、西安杨森、默沙东这些外资企业的原研药,绝大多数都报出了比最高限价还高的价格。

  这是对规则缺乏最基本的尊重。从第三轮国家集采的草案出台,到正式报价,中间有8个月的时间。有意见可以提前提出来;就算提了没用,还可以干脆不参加投标;就算参加了投标,也还可以弃标;就算不弃标,还可以顶格报价,放弃竞争。

  明知不会中标,恶意报个高价,这和球员在球场上故意罢赛一样,已经不是报价技术问题,是赤裸裸的挑衅!

  球员罢赛尚且会受到俱乐部和体育协会的处罚,而面对外资药企的挑衅,医保局竟拿它们无可奈何,这才是集采制度中最吊诡的一幕。

  国家医保局制定的采购方案中,为了给未纳入集采范围的药品一丝活路,留出了少量空间。如只有1家企业中标,集中采购量只有采购基数的50%,中标企业越多,采购比例相应提高,但最多也不超过基数的80%。

  不仅带量采购,外资药企也有自己的活路。2019年,辉瑞的明星药物立普妥和络活喜就没能进入集采,但在2020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中,立普妥和络活喜在中国的销售却同比取得了较大幅度增长,销售额上看已经恢复到了集采之前的水平。(请参阅拇指医药此前文章:外资药企的“集采无用论”:入围就死,出局得生?)

  外企的营销能力和力度,是国内企业望尘莫及的。自带原研药的光环,加上强有力的“销售手段”,外企药企的产品往往在市场上更受推荐和欢迎。

  不说别的,哪次出机场,你要是没见到举着外资药企牌子接客人的场景,你去的城市一定不吸引人,医生和专家们都不爱去。

  更何况,医保采购市场之外,还有大量的民营医院、药店、互联网医疗机构这些渠道的医保和自费都有一定比例的销售额。外资药企们根本不担心已经在华挣到大钱的产品会卖不出去。

  反观下场对砍的国内企业,每家都认认真真地在砍价。打五折六折的根本没法中标,打一折两折的大有人在。

  最有诚意的一家,石药集团欧意药业的老年痴呆症药物美金刚,国家最高采购价是12.86元,石药报出的价格是0.165元。折扣幅度高达98.7%,基本跟白送一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在矢志奋斗中谱写新时代的青春之歌——习总给全国青联的贺信在广大青年中引发热烈反响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